<form id="lhdv5"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lhdv5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lhdv5"></form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hdv5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全國服務(wù)熱線(xiàn)

              0372-3723308 3723306

              EN

              您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資訊動(dòng)態(tài) > 行業(yè)新聞

              2015中國農業(yè)的8大“死局”,或許你正在“局”中

              更新時(shí)間:2016-09-01 關(guān)注:3204


              2015年春天已來(lái),但溫暖卻未到,經(jīng)濟新常態(tài)下,不少農業(yè)企業(yè)已經(jīng)覺(jué)得陣陣涼意襲來(lái),但你預感到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:洶涌的農業(yè)浪潮下,“暗礁”到處都是,一不小心就會(huì )有滅頂之災。本文將為你揭示未來(lái)五年農業(yè)企業(yè)必須繞開(kāi)的8大“死局”,或許你正在“局”中。  

              1.重資產(chǎn)重負債型:產(chǎn)能擴張下被債務(wù)拖死  

              農業(yè)企業(yè)習慣了重資產(chǎn)模式:很多上市或擬上市企業(yè)把絕大部分資金用在了建廠(chǎng)房、擴基地、買(mǎi)設備上;一些中小企業(yè)一旦賺了錢(qián)或者好不容易融到資,也是馬上擴大規模、擴大產(chǎn)能。然而,他們忽視了全行業(yè)已經(jīng)出現的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、重復建設、同質(zhì)化嚴重等問(wèn)題,其實(shí)是在快步跑進(jìn)“死胡同”。  

              今年1月份,有媒體報道稱(chēng),山東土佬茂牧業(yè)因擴大規模亟需資金,而銀行貸款困難,不得已向民間借貸260多萬(wàn),如今已經(jīng)被這筆借款拖入拍賣(mài)廠(chǎng)房和辦公樓的境地;另一家企業(yè)瑞特農牧擴大規模時(shí)同樣因為從銀行貸不到款,也從民間借貸,負債累計高達1000多萬(wàn),其負責人在資金壓力下選擇了“跑路”。  

              近兩年,農業(yè)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不下去,拍賣(mài)廠(chǎng)房甚至企業(yè)負責人跑路的事情時(shí)有發(fā)生。作為農企主要資金來(lái)源的銀行貸款,原本就已經(jīng)很難貸,隨著(zhù)“壞賬”增多,如今門(mén)檻正變得越來(lái)越高,有的甚至已經(jīng)關(guān)閉通道。于是,當企業(yè)發(fā)展需要資金時(shí)還會(huì )轉向民間借貸,一大批重資產(chǎn)重負債型企業(yè)誕生。這種類(lèi)型企業(yè)的結局不難猜:被債務(wù)拖累甚至拖死。  

              2.迷信全產(chǎn)業(yè)鏈型:把全產(chǎn)業(yè)鏈做成了“手鏈”“腳銬”  

              食品越發(fā)不安全,消費者都有點(diǎn)“談食色變”。因此,為了占領(lǐng)消費者高地,很多企業(yè)瞄上了全產(chǎn)業(yè)鏈模式,宣稱(chēng)要從田間到餐桌、從原料到商品全程把控。  

              然而全產(chǎn)業(yè)鏈模式看上去很美,但絕不是所有企業(yè)都能做的,可以說(shuō)95%的企業(yè)不適合搞全產(chǎn)業(yè)鏈!中糧全產(chǎn)業(yè)鏈喊得響,但只是攤子鋪得大利潤卻很低;新希望也曾表示要走全產(chǎn)業(yè)化之路,但后來(lái)也不得不調整,更加強調要專(zhuān) 業(yè)化。這些大企業(yè)做起來(lái)都感到很費勁的事,中小企業(yè)可想而知。  

              做全產(chǎn)業(yè)鏈,首先你要有相應的資源,其次要有長(cháng)期的積累,終要有把控運作的能力。想一口吃成個(gè)胖子,結果人沒(méi)胖反而會(huì )撐壞了胃。硬拼湊的全產(chǎn)業(yè)鏈不僅無(wú)益,反而會(huì )稀釋分散資源,甚至拖累原有優(yōu)勢的主業(yè),成為自身發(fā)展的“手鏈”“腳銬”。  

              其實(shí),全產(chǎn)業(yè)鏈會(huì )拖死中小企業(yè)的是全產(chǎn)業(yè)鏈投入(你資金本來(lái)就有限嘛),而不是全產(chǎn)業(yè)鏈思維,或者說(shuō)供應鏈意識。相反,企業(yè)應該有這種思維,因為不論你的企業(yè)在供應鏈的哪個(gè)節點(diǎn)上,要把產(chǎn)品做到極 致,就必須把控整個(gè)供應鏈。所以,你需要與上下游優(yōu)勢企業(yè)合作,并強化自身的核心競爭優(yōu)勢,擴大你在整個(gè)供應鏈中的話(huà)語(yǔ)權,這才是企業(yè)應該追求的“全產(chǎn)業(yè)鏈”。  

              3.盲目跨界型:看不到跨界難度之大、投入之高枉送命  

              云南白藥做牙膏為什么能成功?這是基于“云南白藥”的基因--“止血、消炎”,把這種基因延伸到牙膏上順理成章,順接得非常好。因此減少了推廣成本、信任和接受的時(shí)間成本!而云南白藥的養元青洗發(fā)水、采之汲面膜、千草堂沐浴露等產(chǎn)品卻舉步維艱!為什么?“止血、消炎”的價(jià)值基因借不上力。娃哈哈做童裝、做商場(chǎng)為什么不成功?道理是一樣的:娃哈哈已有的基因--核心競爭力對跨界業(yè)務(wù)的不支撐、不對接!  

              外行跨界農業(yè)同樣會(huì )遇到基因的問(wèn)題。有人可能會(huì )說(shuō),聯(lián)想從PC業(yè)務(wù)跨界農業(yè)不正是在重塑自己的基因嗎?我為什么不可以?筆者不得不說(shuō),全中國像聯(lián)想這么大體量的企業(yè)有幾家?體量大就代表著(zhù)投入大。即使退一步講,聯(lián)想做農業(yè)除了投入大,更有其他企業(yè)無(wú)法比擬的優(yōu)勢:有周其仁這樣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大家幫忙做頂層設計,組建佳沃集團并獨立運營(yíng),有專(zhuān)門(mén)的帶頭人陳紹鵬,比很多中國企業(yè)更懂企業(yè)、更懂企業(yè)管理……即便如此,聯(lián)想光在水果業(yè)務(wù)上已經(jīng)投入10億,還將繼續投入20-30億,并表示10內不會(huì )有大的盈利。  

              我們再看丁磊養豬和萬(wàn)達種菜,同樣反應出跨界之難、基因之根深蒂固:從2009年至今,沒(méi)幾個(gè)人見(jiàn)過(guò)丁磊的豬,網(wǎng)易已經(jīng)明確表示“我們確實(shí)高估了自己,也高估了養豬中所面臨的問(wèn)題。農業(yè)對于網(wǎng)易真的是一個(gè)全新的領(lǐng)域”;而萬(wàn)達從開(kāi)始種菜到現在過(guò)去三四年之久了,江湖上好像再也沒(méi)有聽(tīng)到它的消息。  

              農業(yè)不是唐僧肉,誰(shuí)都能吃上一口。由于基因的存在以及企業(yè)自身條件限 制,想跨界農業(yè)的企業(yè)需要做好充足的準備:長(cháng)期投入的心理準備;充足的資金準備;做好頂層設計、發(fā)展路徑規劃、資源和團隊配置的準備,不能僅憑想象,也不能照搬舊的經(jīng)驗往全新領(lǐng)域上套。  

              那些原有核心競爭力與農業(yè)根本不對接、沒(méi)有想清楚發(fā)展模式和路徑、盲目跨界而來(lái)的企業(yè)(尤其中小企業(yè)),如果還抱著(zhù)僥幸活下去的心理不求改變,一定會(huì )因跨界難度之大、投入之高而斷送了性命。  

              4.多子多孫型:產(chǎn)品越多死得越快  

              有沒(méi)有核心明星產(chǎn)品在市場(chǎng)上沖殺突圍,直接影響著(zhù)企業(yè)的興衰與未來(lái)。據統計,世界500強企業(yè)中,單項產(chǎn)品銷(xiāo)售額占總銷(xiāo)售額95%以上的企業(yè)有140家,占28%;主導產(chǎn)品銷(xiāo)售額占總銷(xiāo)售額70%-95%的194家,占38.8%;相關(guān)產(chǎn)品銷(xiāo)售額占總銷(xiāo)售70%的146家,占29.2%;而無(wú)關(guān)聯(lián)多元化的企業(yè)則是鳳毛麟角。產(chǎn)品越多越好顯然是個(gè)巨大的錯誤。  

              福來(lái)接觸了國內大量農業(yè)產(chǎn)業(yè)化企業(yè)后,發(fā)現一個(gè)普遍的規律:企業(yè)越小,想法越多;產(chǎn)值越低,產(chǎn)品越多,而且商標越多,品牌越多。很多企業(yè)可能一個(gè)億都不到,卻有五六個(gè)商標在市場(chǎng)上,還美其名曰:多子多福、盡可能搶占市場(chǎng)。  

              筆者一直主張大就是小,小就是大;快就是慢,慢就是快,“多子多孫”肯定比不上“優(yōu)生優(yōu)育”。只可惜很多企業(yè)看不透這個(gè)辯證邏輯,依然堅守著(zhù)“到處撒胡椒面”的產(chǎn)品思路,五年后你可能再也看不到他們的影子了。  

              5.有客戶(hù)無(wú)用戶(hù)型:被“客戶(hù)”撤了梯子卻夠不著(zhù)“用戶(hù)”  

              農業(yè)領(lǐng)域里有很多企業(yè)屬于原料型,比如金銀花種植企業(yè),它們?yōu)橥趵霞?、加多寶等一眾涼茶企業(yè)提供原料;馬鈴薯種植企業(yè)為樂(lè )事、上好佳等薯片企業(yè)提供原料。此外,還有一些初加工型B2B企業(yè),以及一些出口型企業(yè)。這些企業(yè)有一個(gè)共同點(diǎn):不直接面對用戶(hù)--消費者,一直以來(lái)只和客戶(hù)打交道。  

              然而,隨著(zhù)食品安全問(wèn)題升級,同時(shí)出于對整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鏈的控制等原因,從原料種植到產(chǎn)品初加工,“客戶(hù)”企業(yè)開(kāi)始向產(chǎn)業(yè)鏈上游延伸:樂(lè )事已經(jīng)在內蒙古、河北、廣西等地建立了馬鈴薯種植基地;好想你自建了8000畝原材料基地,其中6000畝在新疆;加多寶也開(kāi)始建原料基地;就連三只松鼠這樣的電商品牌也在往上游發(fā)力,試圖控制產(chǎn)品源頭。  

              當“客戶(hù)”開(kāi)始搶你的生意,你就變成沒(méi)有客戶(hù)了,而你又沒(méi)有直接面對用戶(hù)的經(jīng)驗和能力,生意還能維持嗎?很難。就算“客戶(hù)”暫時(shí)還沒(méi)有搶你的生意,但日益激烈的市場(chǎng)競爭下,迫于成本壓力客戶(hù)也會(huì )選擇更低價(jià)的供應商,此時(shí)你就面臨隨時(shí)被人淘汰的命運。  

              有些企業(yè)已經(jīng)意識到危機,但要么是改變的決心和魄力不夠大,要么是行動(dòng)緩慢甚至走走停停,這樣下去,也難免一死。  

              6.被“核潛艇”殲滅型:看不見(jiàn)對手被滅于無(wú)形  

              悲哀的死法可能是死得不明不白,連對手的招數和套路都沒(méi)看清。  

              事到如今,親愛(ài)的農業(yè)企業(yè)們,你的對手已經(jīng)很復雜。  

              金龍魚(yú)早已不單純做食用油而向米面業(yè)務(wù)進(jìn)發(fā),原有的米面企業(yè)很容易淪為“小魚(yú)”;雙匯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拓展自己的產(chǎn)品結構,收購澳大利亞大牛肉加工企業(yè),這對國內牛肉企業(yè)的沖擊可想而知;就連以巧克力為主的好時(shí)也剛剛收購了一家牛肉干企業(yè),未來(lái)恐怕也會(huì )對國內原有企業(yè)形成沖擊。  

              還有聯(lián)想這樣的大鱷:帶著(zhù)雄厚的現代資本、理念、團隊、管理水平,致力于藍莓、獼猴桃、茶葉等農產(chǎn)品的產(chǎn)業(yè)化經(jīng)營(yíng),在推動(dòng)行業(yè)進(jìn)步的同時(shí),“誤傷”同類(lèi)一大 片也將是必然。恒大做農業(yè)也屬此類(lèi),影響同樣不容忽視。  

              此外,2015年一號文件明確提出要深化農墾和供銷(xiāo)兩大系統改革,眾所周知,這兩大系統都擁有大量農業(yè)資源,改革一旦深入,它們將進(jìn)一步釋放市場(chǎng)競爭力,對其他農業(yè)企業(yè)形成威脅。  

              除了國內或明或暗的強大對手之外,很多對手還散布在國外:“一帶一路”的戰略實(shí)施,將把全世界多個(gè)國家的農產(chǎn)品帶到中國;中澳自貿協(xié)定等協(xié)議的簽署,有利于澳洲牛肉等外國產(chǎn)品出口中國。這些顯然會(huì )對國內企業(yè)形成沖擊。  

              這些對手一個(gè)個(gè)就像沉在海面之下的“核潛艇”,如果你看不懂它們的招數和套路,它們一旦發(fā)動(dòng)進(jìn)攻,你將毫無(wú)還手之力。  

              7.區域公用品牌型:在別人的渾水摸魚(yú)中“茍延殘喘”  

              區域公用品牌是指商標所有者不歸某個(gè)企業(yè)所有,而是屬于某個(gè)地方政府或者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等。這樣的品牌,在創(chuàng )建初期,是借政府或者行業(yè)資源之力,大家投入高,熱情高,見(jiàn)效也比較快,但是,這種品牌又有著(zhù)與生俱來(lái)的硬傷:品牌建成顯效之日,就是問(wèn)題出現之時(shí)。近年“火爆”的陽(yáng)澄湖大閘蟹就是好的例證。  

              “陽(yáng)澄湖”品牌由蘇州蟹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注冊成為商標,是該商標的實(shí)際擁有者,養蟹卻是分散的養殖戶(hù),協(xié)會(huì )并不具體經(jīng)營(yíng),品牌所有者與產(chǎn)品經(jīng)營(yíng)者實(shí)際上是處于割裂狀態(tài)。每年,正宗陽(yáng)澄湖大閘蟹還沒(méi)開(kāi)捕,冒牌陽(yáng)澄湖大閘蟹已在各大超市開(kāi)始叫賣(mài),往往假蟹數量是真蟹的5至10倍還不止,即便用再多的法律手段也堵不完“陽(yáng)澄湖”的使用途徑,因為這樣的通用名稱(chēng)企業(yè)想獨占也獨占不了。  

              另一個(gè)區域公用品牌五常大米也是問(wèn)題不斷:全國聞名后,造假者不斷--被媒體曝光,產(chǎn)業(yè)全 面受傷--政府開(kāi)始全國打假,五常市副市長(cháng)暗訪(fǎng)時(shí)卻險些被打。顯然,這都不是做品牌的本意,更算不上品牌運營(yíng)的成功。  

              當下還有很多企業(yè)對打造自有品牌的必要性和緊迫性認識不足,一味地抱住公用品牌這棵沒(méi)有“根”的大樹(shù)不放,不免為渾水摸魚(yú)者做了嫁衣,幾番受傷之后,這些企業(yè)恐怕也就心灰意冷、意興闌珊了。  

              8.政策投機型:忽視市場(chǎng)規律的“撈一筆”難持續  

              近幾年,國家對農業(yè)的扶持力度加大,這種扶持的方式非常直接--與房地產(chǎn)、能源等行業(yè)相比,國家對農業(yè)是直接打到賬戶(hù)上的真金白銀的農業(yè)補貼。正因為是真金白銀,于是它就成了一批機會(huì )主義者的“唐僧肉”,誰(shuí)都想來(lái)咬上一口。  

              有些企業(yè)為了拿到補貼,甚至量體定做申報方案??上攵?為了拿到惠農資金而倉促上馬農業(yè)項目的企業(yè),不是從市場(chǎng)需求出發(fā),也缺乏認真經(jīng)營(yíng)的動(dòng)力。這種企業(yè)很快就會(huì )遇到發(fā)展問(wèn)題。  

              更重要的是,中 央已經(jīng)認識到農業(yè)補貼的使用過(guò)于粗放--不求回報、沒(méi)有跟蹤、缺少監管、效率很低,因此,在2014年的中 央一號文件中已經(jīng)明確提出,“要提高農業(yè)補貼的精準性、指向性”。這樣一來(lái),那些一門(mén)心思等政策、“抓市長(cháng)”而忽視管理經(jīng)營(yíng)的企業(yè)肯定維持不了多久了。  

              作者:婁向鵬,來(lái)源:神農島,ID:sndfly



              官網(wǎng)

              微信公眾號

              網(wǎng)上采購

              亚洲国产成人久久99精品,国产亚洲一区二区精品,亚洲欧美久久婷婷爱综合一区天堂,久久久久精品电影一区二区三区